心情不好来更一篇

五六月在无锡出差,见到了从上海转去无锡工作的大学同学阿黄,毕业后就没见过,虽然之前他在上海离宁波不远,但是上海蛮大,他的位置又偏时间不巧之类,反正我也去过不少次上海就是没见到他,甚至前年我在上海出差两月。 好像也没什么变化。刚上大学我还是电脑小白,大二买了电脑,很多东西应该都是他跟我讲的,包括一些软件什么的,比如ccleaner。 端午前后回了趟家,待了一个星期。之前在网上看过一句话 ...

秋而有信

又是半年一更。 6月浩结婚,我请了几天假回家。路上来回两天,一天在郑州,见了高中女同学ljx和她男朋友fyq。其实这样说有点生分,因为fyq是我高中某一年的室友,不过不一个班,当时他俩还不认识。后来若干年的一个春节假期,几个高中同学聚会吃饭,ljx打电话过来说你认不认识fyq,人品怎么样。当时我还很奇怪,后来就只能感叹这个世界真的很小。ljx在高中毕业后还见过几次,fyq是一次都没见过了,好些年了...

南京三日游

清明三日在南京,浮光掠影。 鸡鸣寺 玄武湖 先锋书店 中山陵 总统府 4号下班简单收拾一下直奔宁波站,7点多的高铁差不多10点到南京南站,地铁坐到新街口,在德基广场出口等@Tiapeeng和@MockingBirdZY,到南京站附近的玄武湖边走了走。 5号早上@TravisFix赶过来了。鸡鸣寺,明城墙,玄武湖,中午赶到总统府,无奈排队的人太多,在旁边的1912吃烧烤,然后去了附近的江宁织造,之后先锋书店,南京师范,...

又一年

博客又荒废了一年。 前段时间感冒了半个月也不见好,从13年拖到14年,吃药也没用。然后又开始发热,熬不住终于还是去医院打针输液。跟同事说起小时候冬天暖洋洋的午后,在院子里趴在妈妈腿上给我掏耳朵。晚上就梦见妈妈了。我在同事面前一再说起从前的很多事情,有时候不屑,有时候赞同,好像这样存在感才会强一点。有一次在班车上,司机用手机放着一些很“通俗复古”的歌曲,我问学弟,等年龄再大一些我们会...

归来的时候

博客已然变成半年一篇的节奏了。其实一直都想要写来着,无奈化作了微博和twitter的絮絮叨叨。 上篇提到的张小凡和他女友竟很快又复合了,初中挚友结婚并且媳妇迅速怀孕。 过年在家跟亲朋好友聚会聊天每每必提的就是该找个对象了,已经到了和什么人聊天都在劝你找女朋友的境况了。 高中同学聚会意外的来了二十多个,KTV里我们唱起了十年。 年后准备离家的时候,妈妈说,这一走又是一年。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...

闲言碎语

直到Tao在我校内上的一张几个人的合照评论说:现在回头看起来好青涩。我才又仔细地看看上面的每一个人;日期正好是四年前,一天不差。 最近连绵的阴雨也像那时江城的春天,只是明明小雪节气都过了,也没有看见泛黄的树叶飘落,于是我开始想念北方了。 张小凡和他的相亲女友分了之后说再也不相信爱情了,我说你让我这个恋爱史为零的人情何以堪。然后的一天他说又复合了……算了,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。只知道我...